合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纪实文学荣福村的老戏班子营养

时间:2021-01-15 来源网站:合肥汽车网

「纪实文学」荣福村的老戏班子

戏台搭在雷家洲电排站堤坡下,也就是大队平常放的地方,但那天的观众人山人海,比看要多一倍:按大队为单位放,不必跨境来看,这场戏不同,邻近大队的一些中老年人得了,老早就跑来了。我天还没黑就坐到了人群中。听人们议论,知道观众还有河对面来的,都只为过一把戏瘾。

这是1978年上半年的事,时间能够肯定:当时我读高一,一个梅雨天,住五中附近的独眼同学夏敬平借我一双解放鞋,供我去县城看动画片《大闹天宫》因为逼脚,结果鞋子穿破了,花了三角钱才补好,他想让我赔,又因我是班长,鞋也他主动提出借的,碍着面子不好开口,我也没钱赔,双方都有些尴尬,所以记忆深刻—当时进院时,我看到了墙面上《十五贯》《野猪林》两部古装剧的海报,这标志着老戏复出。不久就听伍法星同学说,大队几个老戏子,在他的邻居曾梅生家在排戏。

我们县是有名的花鼓戏窝子”1958年育才公社成立时,就成立了剧团,邹福保当团长,老艺人曹长生精心传授,他们自己也四处剽学,会唱剧目多达100个,其中代表剧目有《诸葛亮吊孝》和《卖子葬婆》等几部,都是要唱6~7个钟头一台的大戏。开始后破四旧”老戏遭禁,班子解散,邹福保、曾梅生和甘蓝仙且远销日本、美国。夫妇、蔡元生(蔡麻子)陈桂芝夫妇、吴长安等主要演员都落户在我们荣福大队,只有段罗生、黄绍先等人落在别的地方。可以讲,在全公社甚至全县范围,没其他任何一个大队有这种专业水准的戏班子!

1966年夏天,大队业余班子贺老师、曹育英、龚新政、刘重清、刘明清(男扮女)等人排好了《珍珠塔》因文革已开始,搭好台即将开演时,被大队治保主任李子荣制止。12年过去,观众的戏瘾已经憋得太久了!其实,艺人们的心情显得更为急迫,他们做梦都渴望再上舞台,重操旧业。听说古装戏曲片《十五贯》在县城院放了,就认定是老戏放开的信号,大家凑钱购置了行头,白天参加田间劳动,晚上就认真排戏到深夜。排的是《秦香莲》还有《访友》曾梅生、甘蓝仙两公婆都是主角,特别积极。

作为“一次运动”系列活动第一场 老戏终于要复出了。大家已经化好妆,曾梅生的戏装都已经换好,后台有锣鼓响,琴师开始在格吱格吱地试弦子,有人不停地从台上跑上跑下。国家拨乱反正,恢复和弘扬传统文化,看来,文艺会搞真正的百花齐放,八亿人民八个戏”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这是全国人民文艺生活中的大事,更是乡村文娱生活中的大事。身边,有陌生老年观众面对舞台,很庆幸很激动地说:想不到这辈子还会看到老戏!”他抬袖擦了一下眼睛。

余二伯母接口道:都说‘唱戏的癫子,看戏的’没得看的时候,真还蛮想当这个哩!他们的话里显露着激情,那是因为欲望被压抑得太久。我其实也很激动,因为平生将要第一次看老戏了。

文革期间,虽然不准唱老戏,但晚上歇凉时,多次听干兄大牛哥拉过《西湖调》《采茶调》《木马调》《神调》和《四六调》等,偶而也有大人随着节拍轻哼几句《西湖调》我感觉好听。感觉花鼓戏移植样板戏那都只是跟形势凑热闹,只有这积淀着历史文化底蕴并掺入乡土文化气息的古装花鼓戏,才是我真正喜欢的。

如今要看的古装大戏,各种曲调都汇齐,加上动作,可能还有武打,那不更好听更好看啊?我期盼着开演。

然而,这时候公社来人了,是公安派出所的曾广记,宣布禁止唱!理由是上面没发文件开放。艺人们据理力争,说县里都放了老戏的,应该是放开了。但曾广记仍然强词夺理:是,经过的,你们排的戏经过上面了吗?…

胳膊扭不过大腿,艺人们无奈,只得执行第二方案:唱已经公开放了的新戏《打铜锣》甘蓝仙饰林十娘,周光礼饰蔡九哥。听说看不到邹福保、曾梅生演的老戏,中老年人走了一多半,河对面来的一个人在骂:逼,花掉老子两角过河钱,想看邹福保的戏又看不成!我虽然看过两遍《打铜锣》还是决定看,因为此戏是当年文革前陶铸当中南局书记时汇演获奖剧目,编得相当好。两个农民演农民,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两个月后,在我读书的南县五中北面黄绍先家门口附近,也搭了台准备唱戏,因堤矮坡陡,场地过于狭小,加上黄绍先本人的影响有限,只聚集了观众约二百人,结果等了一个半小时都未能开演,不知道是不是也遭了禁,看观众开始离开,黄绍先于是上去打快板留人:…逼,下箩索,暂时把他捆起着…大家笑起来,暂时稳住了人。我有上次的教训,没继续等下去,不知最终是否唱成。

再过了一个把月,县花鼓戏剧团也排演了老戏,邹福保他们就步他们的后尘,也排演《十五贯》重新搭台演了。他们做功很好,一招一式很正规,演小生的曾梅生的摇头甩辫功让我惊叹不已,长安哥演的三花子娄阿鼠翻斤头出场,上窜下跳,插科打诨,让观众大笑。砣砣是个老单身,评论角度自然与众不同:狗肏的,甘蓝仙四十几的人了,妆出来,妹几一样的!最吸引人的当然还是邹福保的老生唱腔,将早年唱小生的韵味融入了其中,庄重之中有轻松,浑厚中夹着清脆,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尤其是嗓音有磁性最惹人喜爱,早年堂客被雷打死,要嫁他的妹几排队,路平的妈,那是经过激烈竞争才上岗的。

从此,唱老戏再无阻碍,他们一发而不可收,北上湖北的沙市、荆州、江陵、公安,西到本省的安乡,东去华容,南往沅江、益阳。他们每次排好一曲戏,都会先在大队的堤坡下搭台免费演头一场,演过《辕门斩子》《刀劈华山》《秦雪梅吊孝》。

安乡做泥瓦匠的刘克林因为爱看戏、唱戏,跟着剧团跑了许多地方,最后通过曾梅生,搬迁到了我村8队来住,加入了剧团,观众评价,青须演得还不错。

我看过《山伯访友》等几场,没全部看,因为要以高考复习为主,第一目标是上大学。我发现,我们南县花鼓戏唱腔以产生于本土的《西湖调》为主,60%以上的唱段用它唱,其中,以小生将尾字音用假嗓子吊上去最出味,而老生则慢唱,向后稍作平拖,旦角唱则稍往下压,韵味各不相同,且与他们的年龄、身份相符合。喜欢的调子还有《十字调》《木马调》《神调》《辞店调》《花石调》《梁山调》《采茶调》《宁乡正调》《讨学钱调》《渔鼓调》和《三流调》等。我想,若高考失败,家境也不允许重读,就退而求其次,随长安哥他们去学戏,我发现心中蕴藏着一种强烈的表演欲望,当年,长安哥小学毕业就不读书了,想必也是这种冲动。

邹福保他们打着浪拔湖花鼓戏剧团的牌子在外唱了很多年,但没摄过一张剧照,没录过一盒磁带,也没政府部门的人来收集整理剧本或宣传事迹。从这一个角度来说,他们完全是自生自灭。他们也没赚到多少钱,因为票价卖得很便宜。随着年龄增大,邹福保等人都渐次离开了舞台,班子人才不继(培养过李立求、谭迪敖、张楚华、杨小春和刘娇娥等人,演过几场,均半途而废)也就散了。

只有古稀之年的段罗生进了县实验花鼓戏剧团,仍在发挥余热。该团所演戏的剧本多是他,后来由董建军导演组织拍成上百部戏曲TV,在湖南电视台公共频道天天播放,连着放很多年了,周春桃、丁向荣一批名角因此闻名工作人员首先就公司的生产规模、产品研发、企业认证等方面工作的开展情况向来访客人做了介绍。在生产现场的参观过程中遐迩。而此时省花鼓戏剧院随着凌国康、李小嘉这一批角色老去,偃旗息鼓很多年了。

我想为他们树碑立传,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太阳下·故乡》这本书里略为提及,为的是不让这些耕耘于田野的农民为精神文明建设创造的成绩今年将加快制定粮食法,被时间完全彻底地。

2007.3.18.翠华街。

简介吴春安,笔名尚笑、吴戈,1963年生于湖南省益阳市南县,军校本科毕业,工学士。系原广州军区联勤部油料上校军官,二等功臣,广州军区知识竞赛冠军,广州军区后勤部1996年度手枪射击第一名,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2001年从事证券投资分析,业余坚持文学创作与学术研究,人生成果横跨军油、军事训练、采写、文学创作、谱牒研究与编纂、歌曲创作、书报刊、股市评论、儒学研究、旅行和命名,著述900万字,是典型的复合型人才,另类博士。shangxiao63,。

食管鳞癌治疗方案
拉萨哪家医院白癜风医院好
石家庄女性不孕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