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

腥梦暮月第二十章生死一线营养

时间:2021-01-15 来源网站:合肥汽车网

腥梦暮月 第二十章 生死一线

第二十章生死一线

“救我——”

本来就摇摇欲坠的门,被忽然撞开,一扇门直接被扑到在地,另外一扇门还连接这一个扣件,前后摇晃。而在那道倒塌的门板上,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人,在衣服没有遮蔽的地方,没有一丝皮肤,看起我们都知道他是谁来就像一只刚脱了皮的兔子,正伸着手,朝门里的人呼救。

一双由于恐惧和疼痛而撕裂的眼睛布满了血丝,直勾勾的盯着他们,嘴里的话喊到最后已经含糊不清。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水妙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他想救人,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的手触摸到那个人的时候,金婆婆瞳孔放大,惊呼道:“不要碰他。”

水妙伸出的手的停住,扭头望向金婆婆。

而此时,一只血淋淋的手拉住了水妙伸出的手,就像溺水的人拉住了救命稻草:“就我。”他只是含糊的喊了这一声,手便松了下去。

水妙恐惧的看着自己的手,一股黑气拼命的钻进他的手中,他纵然不知道这股黑气是什么,也知道大事不妙了。他退后几步,拍打着自己的手背,恐惧袭上心头,怪叫一声,然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金婆婆跑了过来,手上萦绕着金灿灿的自然之力,摸向水妙的手,就在她触碰到水妙的手的同时,那股黑气从水妙的手上爬了出来,想要钻进金婆婆的体内。金婆婆手上萦绕的金色自然之力将这股黑气震碎,消失得无影无踪。

水妙指着地上血淋淋的尸体,微微的颤抖了下:“婆婆,这是——”

“不好。”金婆婆意识到问题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赶快回到村里。”

林大可本已经只剩下一丝残魂,掀不起多大的浪花,不日便会灰飞烟灭。就算这两天没有太阳,阳光没有将林大可的残魂照的魂飞魄散,诅咒的力量也不可能再发动。诅咒是由林大可临死前的冤魂下的,那么最大的诅咒力量也不会超过林大可本身的境界。但即使像巅峰期的国米那样主力阵容虽没什么意大利人刚才金婆婆将那缕黑气震碎的时候发现,这一丢丢诅咒的力量比她想像的要厉害得多。

他们所在的民居很是破旧,本就处以村子的尽头,隔壁大多都是这样的破房子,根本没有人居住。可是诅咒的力量居然延伸到了这里,那么村子内被祸害成什么样子,真是不敢相信。

村子中央的路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尸体。还活着的村民都紧闭门户,有的好奇的搓破窗户纸露出一只眼睛观看。而道路中间站着一个浑身冒着黑气的人,不是黑影,也不是黑气,而是有血有肉的人。

“林大可!”金婆婆惊呼道。

对,是林大可,菜市口断头台之上,那个充满了的怨恨的人,很多人都亲眼看见他死了,拦腰斩断。

林大可回过了身,一双眼睛内没有眼白,冒着森森黑气,说不出的恐怖诡异。他咧开嘴笑,他的嘴里看不见舌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并不算真正的人。林大可悠悠道:“又是你们,你们为什么要多管闲事,神殿为何如此决绝,滥杀无辜的枫国大军你们不管,偏偏要来管我。”

金婆婆被说中的痛处,有些事情不是神殿不管,而是管不了,一但插手太深,引来更大的战争,死的人更多。金婆婆道:“天魔宗草菅人命,尔等余孽神殿已然不再追究,你们却依然不改其本性。”

林大可仿佛听到了最可笑的笑话:“本性,你们知道那些鱼肉乡里的员外乡绅都做了什么吗?我本与妻子来此租田过日,可李员外一年加了三次租,我们交不起租钱,他就上门打砸。我妻子已怀身孕,被他们一把推到在地,无情踩踏,致使我妻儿无辜受死。我只是杀了李员外一家五口,有何过错,在我妻儿惨死之时,你们神殿又在哪里?在我面前大义泯然,你们配吗?”

金婆婆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谁对谁错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金婆婆道:“你若肯收手,我既往不咎。”

林大可道:“既往不咎?这笔账,我要用平安镇所有人的命来偿还,这只是个开头点心,后比昨天上升0.3%;鸡蛋7.98元/公斤面的,更精彩。”

“你——”金婆婆眼见何谈不成,但也不能放任他如此祸害百姓,浑身金光乍现,一股强大的气浪瞬间向四面八方铺展开来,“既然如此,那便别怪老身手下无情了。”

林大可大手一挥,一股黑气席卷而来,与金光相互碰撞。没有激烈的碰撞声,更没有耀眼的光芒,有的只是死寂。当金光碰触到黑气的时候,就像泥牛入海,无影无踪。黑气再一次袭来,金婆婆手捏法诀,原本铺散的金光聚拢,一道道金光发射出去,犹如箭矢一般,足有数十道之多,每一道都富含了极强的自然之力。

林大可接下这一招就没有那么轻松了,本来就是死灰色的脸更是阴沉无比,实力上的差距实在太大。

金色的箭矢步入如黑夜般的黑气中,被激荡出一道道漩涡,遇到如此强者,林大可灵魂深处的力量被唤醒。一股强大恐怖的力量,从他身体中激发而出,喷发出一团巨大的黑影,这道黑影被金色的箭矢击穿,变成了无数道黑色的鬼脸,向着金婆婆冲来。

当这一道道鬼脸靠近金婆婆的时候,忽然又聚合成了一个巨大的鬼脸,张开幽深的大口,试图将金婆婆一口吞下。

金婆婆暗叫不好,这道鬼脸足有两层楼那么高,她可不觉得这是虚张声势,因为这张鬼脸内蕴含了一种未知而可怕的力量,她能感觉到,如果被这张鬼脸吞噬下去,可能连死亡的机会都没有。

金婆婆运起全身的自然之力,形成一道金光笼罩自己全身,那张大口咬下去的同时,金光破碎,听得到一声炸响,犹如敲响了一口巨大的钟。

“咣——”就在声音响彻天地的同时,那张巨大的鬼脸也消失不见。虽然抵消了这股力量,但金婆婆也是身受重伤,再加上体内余毒未清,强行运起如此庞大的自然之力,使得血脉翻滚,毒气攻心。

“噗——”金婆婆一口黑血喷出,半跪在地上,用手强拄着身体,怒视向林大可,“你不可能有如此巨大的力量。”

林大可虽然也被金婆婆的金光反噬,但明显状况要好得多,他能感觉到这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源源不断的涌出。他和很是享受的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对金婆婆轻蔑道:“我的力量不是你能够理解的,在我身上的力量,就是我的。”

卡妙见状,惊吓得脸色苍白如纸,愣在原地。水妙一连愤恨,冲将上去,扶着金婆婆,关切的问道:“婆婆,你怎么样了。”

金婆婆咬着牙,吐了一口黑血,冷哼一声,道:“老身子了,好久都没跟人动手,不怎么灵活。”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放开音量,之后低声对水妙说:“我很可能交代在这里,你赶快带着你妹妹离开,这里不是你们能够应付的。”

水妙坚决道:“不,我不走。”

金婆婆皱了皱眉头,就算水妙现在就带着卡妙跑,又能跑去哪里。以林大可现在的实力,要追上两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孩子,轻而易举。金婆婆从怀中摸出一根管子,对水妙说:“你拿好这个,把大的那头朝天,拔了塞子,这管子会放出三发火炮,切莫不可乱动。”

水妙点了点头,拔开塞子。

海口治疗阴道炎医院
西替利嗪是如何吸收和代谢的
辽源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