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

绝世道祖第四百三十七章生死斗法营养

时间:2021-01-15 来源网站:合肥汽车网

绝世道祖 436.第四百三十七章 生死斗法

剑风峡,位于洪冶岛东南,是两座大山之间的峡口,位于峡口的入口,洪冶仙院开辟了一块领地,设下了比武斗法的擂台,剑风峡的设计就好比一个巨大的比武场,中间擂台之大可以容纳数百人站立,擂台悬浮在半空中,被一柱擎天的天然石柱支撑着,宛若通天的梯杆,直直插入云中……

剑叔叔家的小区则更具代表性风峡的四周,是无数崇山峻岭,山连着山、山挨着山,以往仙院的斗法大会举行,可以作为观战的座席使用。

旭日之下,剑风峡附近很多弟子在周围打转,或悬日修行、或剑舞长空、或山间纳气,一派好学上进的气象。

突然间,两道冷光打破了剑风峡的宁静气氛,不少弟子见到两道冷光悍然袭来,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事纷纷站了起来,不消片刻,两个人影站在了擂台上……

有热闹可看?

仙院的弟子眼晴大亮,纷纷围聚了过去,随后就看到药阁的弟子大举跟过来,后面还有各殿的弟子和药园的掌事。

“玉英,罗飞,你们在干什么?”

站在擂台上的玉英和罗飞还定下斗法规则,凌波殿方向突兀的飞来了两名老头,其中一个正是罗飞入院的时候见过的连焱,而另一个也是其中一名院首,罗飞还不知道他的道号。

说话的是连焱,他本来在凌波殿修行,不想听说罗飞和玉英在药阁门前起了争执,于是打算过去看看,然而等他到了的时候,药阁门前已经人去楼空,随便抓了弟子一问,这才知道,新晋入院的罗飞在药阁门前打伤了数十名弟子,还有几名弟子当众被毁去了修行,玉英大怒,遂与其生死斗在剑风峡。

听到这个消息,连焱是怒从心中起,这个罗飞果然是个惹事精,把他扔在药园里也安分不下来,于是连焱和同院副院首心焱一同赶往剑风峡。

罗飞是洪焱院首引领入院的,不可能不交待罗飞的一些底细,连焱和心焱都知道,罗飞不仅有仙根在身,还身兼一副魔体,玉英虽然有着洞虚中期的实力,未必就是罗飞的对手。

暗自担心着,连焱这才及时的赶到。

见到连焱,玉英好像充满了委屈,指着罗飞大叫道:“院首,他在药阁打伤了我们药阁的几十名弟子,钱坤等人还被他废了修为,这口气弟子咽不下。”

连焱的目光顿时凶厉了起来,转身罗飞充斥着愤怒,不过罗飞是洪焱引领入院的,洪焱又是大院首,他的面子不能不卖,要不是因为洪焱的缘故,连焱根本不可能给罗飞一个药园掌事的职务,早就将他赶出去了。

连焱本以为罗飞加入了洪冶仙院至少会收敛一点,没想到这小子真是一点面子不给,来了才一个多月就忙出这么大的事,连焱按捺住心中的怒火,训斥道:“罗飞,你到本院时间虽然不长,可也要知道本院的规矩,院中厮斗,成何体统……”

罗飞就知道连焱不会给自己好脸色,朝着天边睨了一眼,罗飞毫不退让道:“回院首,您连个原因都不问,就来兴师问罪吗?弟子的冤屈找谁倾诉去?”

“你……”连焱顿时语塞,不由得老脸一红,他看看周围那些望着他的弟子,也是觉得自己有些着急了,可能是一开始因为罗飞和东岛结怨的事就对他的印象极差,所以才没问个原由就出声斥责,的确没什么道理。

不过连焱高高在上惯了,往日弟子们就算是事出有因,也不会反驳自己的话,今天遇到了罗飞,连焱还真是有点措的不及。

“冤屈?你有什么冤屈,你在药阁打伤了药阁的弟子,还有理了?”

罗飞冷笑,大声道:“院首大人,我要澄清一下,首先不是我先动手的,是王宇带着药阁弟子以多欺少,至于原因,你可以问问钱坤就会知道,其次药阁的弟子不是我打伤的,是他们先动手,才被我的法力震伤,至于那些被废了修为的人,我只能说,他们学艺不精……”

哗!

罗飞说完,全场哗然。

先不说他说的有没有道理,单单是这般当仁不让、桀骜不逊的口气就足够让人吃惊的了。

药阁门前,数十名药阁弟子下去拿人,同时被一股强大的能量震飞,数名弟子当场被废掉了修为大家都看在眼里,然而由始至终,的确没有人看到罗飞成为梦想中的自己出手。

玉英和连焱恨的牙根直痒痒,尤其是连焱,暗说你一副魔体,还是洞虚境修为,一个眼神就能打败那些没用的药阁弟子,还需要动手吗?

连焱气的头发都站起来了,指着罗飞“你”“你”“你”了半天都没说出半个字,他知道罗飞应该不会说假话,要是换作自己,肯定也不屑于跟那些只有灵化境或者乘空境的弟子们交手,那样就太没有强者风度了。

连焱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拿什么来训斥罗飞,玉英见状,更是怒火中烧,大声道:“副院首,弟子身为药阁总管、仙院真君之一,绝不容忍有人蔑视我药阁弟子,请允许弟子和罗飞进行生死斗法。”

连焱听着眉头一皱,不等他开口,罗飞突然道:“生死斗法不是早就决定了吗?这也需要请示?”

玉英脸色一变,这个时候,剑风峡的仙院弟子越聚越多,大家都听到了消息纷纷赶到了擂台周围,见这么多人围着,自己却是被罗飞明着损了一通,玉英颜面无光,大叫一声,朝着罗飞扑了过去……

“罗飞,你别嚣张,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吼声响彻,柱顶擂台仿佛都晃了一晃,一把白色的法剑出现在玉英的手里,万里晴空宛若走过一道龙吟,无数剑花豁然绽放开来,玉英的身子前扑,身速快的惊人,整个人透着扑朔迷离之感,剑走龙蛇,脚踏八方,玉英一上来就使出了炎天道门无上武诀:风影龙形剑法……

此套剑法乃是天级中阶,已胜神通之术,剑法大开大阖、浩气当空,抖腕间便是漫天的剑芒如游龙似的盘绞而去,刹那间将罗飞笼罩在剑潮风暴当中。

生死斗法乃是九重天道门解决私人恩怨的办法,历来不允许人插手,玉英喊出号来,罗飞也接下了决斗,连焱也没有办法,只见他轻抖长袍再跃三丈,悬于空中,座下出现了一团精致的法云。

在法云安安稳稳的一坐,连焱朗声道:“既然你们二人都已决定用生死斗法解决你们之间的恩怨,本座就亲自监督,不过罗飞,你用什么招术和神通本座都不会管,但绝对不可以使用魔族的功法,否则休怪本座不客气。”

连焱大声提醒着,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这不是欺负人吗?只许你们什么招术都可以出,就是不让我用魔族的神通,明摆着偏帮袒护,玉英身为药阁真君,本身修为就比高上了一筹,现在还禁止我使用魔族的功法,根本不公平。

罗飞恨恨的想着,不过很快他我这病太费钱了也忍气吞声了,不用魔族的神通,我也未必会输,一边想着,罗飞抽出了上品灵器龙渊刀,闪身间一记“不越雷池”狠狠的劈了出去……

“嗡!”刀剑于空中碰撞,顿时火星四溅,杀气沸腾。

玉英使的是下品法器,品质、威力都在龙渊之下,刀剑碰撞的同时,罗飞被一股大力狠狠击出,足底摩擦着擂台的地面掀起的漫天的灰尘。

比拼气力,罗飞其实并不比玉北京将每年投入5亿元“反哺”南水北调水源区,英差,反而因为有着魔体,还要远远大于玉英,然而就是因为法器的缘故,龙渊发出一声战栗的龙吟,逼着罗飞不甘的朝着后方退了出去,直到他停下来,已是退出了十米开外,龙渊刀上出了现一个不大不小的豁口,看来比拼兵刃,自己不是玉英的对手了。

洪冶仙院门规虽严,但是此等高手对决的场面可不曾多见,一时间,山呼海啸般的助威呐喊之声纷纷响了起来,气势足以惊天动地。

“真君威武、真君必胜……”

“哎呀,罗掌事恐怕要难逃一死,这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对决嘛。”仁秋一边观战,一边兴灾乐祸的说着。

方明和肖寒等人看了看,也是相继摇了摇头,坊间传闻罗飞如何如何强大,他们并非不信,但是亲眼见证下来,却是让他们大大的失望了。

“看来罗掌事的独到之处就在于魔体,现在副院首禁止他什么魔族的功法和神通,实力大打了折扣了,这一战他根本不可能胜出。”

众人纷纷点头。

坐在法云上,连焱脸上也浮现出欣慰的笑容,原来如此,罗飞的厉害之处就是魔体,没有九狱魔体,他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洞虚前期修真者,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嗯,院首一力袒护他,本来就不应该,今天是个机会,让玉英杀了他,也省得日后通焱找过来没办法收场。

连焱心怀鬼胎的想着,笑意越来越浓,也的确,他们这些自诩名门正道的人,对魔族的身份肯定有着排斥的心理,他不是想罗飞死,只是不想罗飞出现在洪冶仙院而已……

芜湖看白癜风权威医院
长沙治疗妇科哪好
武汉哪医院治疗妇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