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

他提着点礼物往夏老的家中走去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合肥汽车网
这天,他提着点礼物往夏老的家中走去。
汪汪汪...院子里的犬吠声打破了沉寂的气氛。
三儿,去看看是谁来了!
爸,是您的冤家!
我没啥冤家呀!
您忘了,那次吃蛇肉的事儿!
什么,快给我把他轰出去!
哦!三儿顺手抡起扁担直奔杠爷,嘴里嚷道:“我家不欢迎你!”杠爷见状,忙丢下东西就离开了!
次日,他又提着点礼物来到夏老家中。不过这次和上次的情形不同,院子里夏老正悠闲地躺在椅子上晒太阳,旁边有一张凳子,奇怪的是没犬吠声。
夏老,我给您赔不是来了!
啥,我咋一字没听清,能不能大声一点!
夏老,我给您赔不是来了!
哦,那坐下来说吧!
哎!不想刚坐定凳子竟散了架,还好杠爷反应快,要不然准摔一跤。
没凳子,那就到屋里去拿吧!夏老见此计不成,脸上有些无奈!
好勒!就在杠爷转身的刹那间,夏老露出了狡黠的目光,脸似笑非笑!
杠爷呢,一边走着一边心里嚷道:“这个老不死的,上次是我理亏,要不然可有你的好果子吃。”思索中他推开房门向前迈了一步,后面夏老却猛地吼了一句:“来福,有人偷东西!”这话一出,杠爷顿时警觉起来。片刻一条黑影直奔过来,出于本能他用礼品挡住了这次凌厉的进攻。可刚躲开那黑影又扑了过来,他见情势不妙就赶忙往后退了一大步,但是总感觉右臂沉甸甸的。斜眼一看呵,好大一条黑狗,那狗正咬着他的袖子不放,它凶神恶煞地样子象是要把什么撕碎才甘心。他有些急坏了,嘴里嘟囔着:“妈呀,要是被这鸟玩意儿咬上一口,屁股岂不是要开花!”一旁的夏老见此情景,那笑呀直把眉毛挤弯了。他思虑道,凡事儿应适可而止。于是,他高喊了一声:“来福,回去睡觉!”咦,还真别说那狗刚才嚣张的气焰一下温柔了许多,只见它摇着尾巴在夏老跟前晃了几下就回窝里去了。杠爷呢,此时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他回过神暗暗叫道:“原来这一切都在夏老的盘算之中,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发生啥事呢!好汉不吃眼前亏,被吓了一身冷汗的他便匆匆辞别了夏老!”
两次的狼狈不堪使得杠爷不得不仔细地思量一下,究竟该怎样化解这段恩怨呢?他想着自己也是个要面子的人总不能去给夏老下跪吧,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那是跪父母的,怎么...他越想着心里越乱!不过事情往往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糟,老天终于给了他一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这天艳阳高照,天气格外的炎热。中午还是万里无云的晴空,哪知下午瞬间就变成让人窒息的乌云密布。只见窗外风嘶嘶的作响,一波高过一波!天上黑压压的一片肆虐地膨胀着,张牙舞爪,那奔腾的气息仿佛是要将整个大地吞噬。刚才还是宽敞明亮的教室,一下就差不多伸手不见五指。本来可以借助灯光来学习的,不想只听砰地一声一个班级里的灯管不知何故爆裂了。一瞬间,全校沦落在一片黑暗之中。
这时,校长办公室来了一个急促的电话。
喂,你好!请问您找谁?
你好,我是县委的陈书记。找你们学校的甄校长。
哦,是老书记呀,有啥重要的指示吗?
刚接到市气象局的通告说:“你们那里将会有强降雨,进一步的数据表明还会出现持续地暴风雨天气,所以上级特委托我向贵校转达这一重要情况!”
哦,谢谢老首长!那我这就去安排。
好的,不过方式一定要妥当!
知道了,您就放心吧!
那你去忙吧!再见!
再见!
甄校长刚挂完电话,教导员老牛走了进来。
老甄,我咋看这气候有些不对!
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刚才县委陈书记来了电话,说这里天气有变,让我们尽快转移大家!
有那么严重吗?
哎,先顾不得那么多了,照做就行了!万一真要象上级说得那样,全体被困,到时候孩子们还不哭着要娘!几百人的伙食你让我上哪里去弄!
那好吧,我这就去挨个班级的通知,让大家尽快撤离。
杠爷呢,今天一早就去镇上了。镇上呢,好不热闹!他买了双鞋和一捆麻绳,在一家小饭店吃了点东西,直往回赶。走着走着,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他从来没见过今天这情形,天空的乌云实在是太低太黑了!思索间,他不由得加快了步伐!然天公并不作美,斗大的雨点开始下了起来,他没走几步就成了个落汤鸡。眼看着到了桥头,没想这里的人更多。乍一看,那座唯一通往村里的木桥已经被风吹得左右颤抖起来,那情形恁是没人敢过去。一边是父母的呼喊声,一边是孩子的哭啼声,让人见了无不流泪!杠爷见此情景却不以为然,他略略地想了一下,桥虽然在晃可是并没有塌,说明它本身还能支撑一些时间,再看河水此时并未有上涨的势头,如果过了最佳的时机,要想过河可是比登天还难!
于是,他把刚买来的麻绳系在了一棵差不多和桥成直线的树上,自己一边朝对岸走去一边放绳子。不过刚走几步,他有些后悔了,因为上面根本无法掌握重心。而所谓的木桥不过是用几根稍微像样的木头搭建起来的,连护栏都没有。再者整日热晒雨淋的,本身就已经狼狈不堪。有几次他差点被硬生生地甩了出去,这时雨又突然加大了力度,众人见在风雨里颠摇的他不禁为此捏了一把汗。沉思中,他干脆将重心降低,迅速地往对岸走去!突然右脚一滑摔了出去,还好他抓住了桥的一根横梁,接着又顺势爬了上来。终于到了对岸,他悬着心才算安稳了一大截。他深吸了一口气道:“这鬼天气怪吓人的,大伙儿可看见了,如果再不过就没机会了!”众人开始蠢动起来,但是谁都不愿意去冒这个险。甚至有人说:“他本来就是个疯子,疯子的话你们都信,我看是不是撞邪了!”没想话音刚落,有人怒冲冲地走了过来,说道:“什么疯子,人家冒着生命危险从对岸给大伙儿送来了救命的稻草,你们还说别人的不是,真枉做人了!”众人定睛一看此人不是谁,正是德高望重的夏老先生。接着他又对一旁为自己打伞的三儿说:“你去把对岸的孩童接过来,记住要快!要是晚了的话,全村的希望可就破裂了!”一旁的三儿应道:“爹,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好,不愧是我的儿子!”夏老说着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杠爷麻烦你把绳索拉稳了,我这就过去!好勒,包在我身上!只见杠爷双手紧揣绳索,点头示意!大家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帮忙!夏老提着嗓子嚷道!众人耸了耸肩,也不断地加入了队伍。于是,一条坚固的防线在桥的两边摆开阵势起来!桥上三儿借助乡亲们拉直的绳索,虽说受了点阻碍,但也无妨!他迅速地到了对岸,背起一个孩子就往回走!谁知刚走几步,那孩子开始反抗起来,还喃喃地说:“快放我下来,要去你自己去!”他略思着问题的关键,要是谁都不过去的话,大家辛苦拉起的坚固防线岂不是白费了!于是,他背上另一个孩子,嘴里说:“小虎乖,爸爸马上送你过去,如果怕的话就闭上眼睛,记住千万不要松手!开始小虎有些不愿意,但对岸的夏老大声吼了句:“孩子,你要不是懦夫的话就证明给爷爷看,咱夏家可没人当孬种!”这一席话,可把众人怔住了!小虎呢,也没再反抗,这样一来总算是到了对岸。于是,大家依法炮制各自领回自己的孩子,他们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再看河水此时已经暴涨,在最后一队安全到达对岸时,只听木桥哐的一声坍塌在水里没了踪影。众人见此景,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想说些感谢杠爷的话,可刚要开口却不知被什么力量硬生生地踹了回去。
天渐渐黑了下来,各自也都回了家。

4.

两星期后,上天总算收起了对这个弱小村庄的凌厉攻势。难得的好天气,对于大家来说无非是个莫大的恩赐!放眼望去,乡亲们辛苦耕耘的田地大都沦为一片 。趁此机会大伙儿都含着泪朝自家的地里走去,杠爷也不列外,不过他得先去看看姐姐的坟咋样了!因为那时候乡下人垒的坟,多半是用泥土夯的不怎么牢实。再者一连下几天的雨,他担心周围的积水会有很多。于是,他一边思索着一边扛了把锄头直奔墓地。没想刚一出门,就和夏老的三儿撞了个满怀。
哎哟,谁呀,大清早的赶去投胎呀!
大事不好了!三儿气喘吁吁的说着!
啥事儿大惊小怪的!
你姐,你姐的坟被人给扒了!
什么,你再敢乱说我可不饶人啊!
没,没有!不信你自己去看!
你说的可是真的!
都啥时候了,我还敢诓你!
不行,咱们一起去,哪知道你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
好,好,好!我算是服了你了!
于是,两人匆匆忙忙地向墓地跑去,脚底下也不管什么泥泞不泥泞的!到了墓地,眼前的一切直把杠爷惊呆了!只见现场狼籍一片,满地的泥土已经将墓碑掩住。坟整个横切面上的土都被挖空。再看木棺,棺盖已经被人撬开丢在一边。棺里的尸体已经随着岁月的变迁沦为一具骷髅,骨头散落在棺内,包裹尸体的衣物还多少隐约可见!总之这场景真是惨不忍睹,人人见了都会禁不住落泪,杠爷由于受不了刺激头一偏晕了过去!还好一旁的三儿眼疾手快,要不然准摔在地上。也许是他们的举动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不一会儿乡亲们就把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人群里有人嘀咕着:“妈的,是谁造的孽,简直没人性,我咒他祖宗八代都不得好死。”正骂着,有人喊夏老来了,大家给留个路。于是众人闪开身子,让夏老走了进来。
三儿,到底是咋回事?
不知道,我路过这里的时候觉得情况不对,就匆忙地跑去把杠爷叫来。
那他的情况怎样?
受了点刺激,晕了过去。休息一下就没事儿了。
这样吧,你先扶杠爷回家去休息。记住一定要等他醒了才能离开,如果他坚持要来的话,你们一起来比较好!
知道了,您就放心吧!
五儿,你去帮你哥一把,这么远的路我怕他吃不消。
嗯!
为了保险起见到了杠爷那里,你赶忙去把村里的徐大夫找来给他瞧一瞧。
知道了,爹!临走之时,夏老还特意嘱咐,一定要把杠爷安全送回家。
现场沉默了一阵,突然有人远远地在喊,麻烦大伙儿让一下!遁声望去,那是陈所长和几个干警的身影。众人近了,陈所长便吩咐属下仔细搜寻现场有利地证据。
夏老,您怎么来了?
哎,我跟大伙儿一样好奇!
那您来这里之前有人动过没有?
没。
是您第一个发现这里的?
不是,是我的三儿,这不我让五儿和他一起送老杠回去。
杠爷怎么拉?
没啥,只是接受不了现实晕了过去。
哦,那我等会儿去探望他!夏老,我求您个事儿?
啥事,有话直说!
您帮我借几把锄头和铲子来好吗?
这好办,包在我身上。
那就有劳您了!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夏老说完,转身消失在人群里。
各位乡亲,父老,鄙人不才有个小小的请求,希望大家理解。
陈所长,有啥话您就直说吧,别噎在心里!
既然大家都不反对,我可直说了。乡亲们都回吧,我的责任是怎样保护好现场,要知道周围的一切都有可能是侦破案件的一个突破口,说完他谦逊地握着双拳向大家赔着礼。众人见状都转身各自忙去了,现场只剩下陈所长一行人辛苦地工作着。不一会儿,夏老借了些工具回来。大概过了一小时,众人一起动手将坟重新堆砌一番。末了,夏老邀请大家去家里做客。

共 42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半年后,杠爷为了化解他和夏老家的恩怨,两次亲自到夏老家登门道歉,都没有得到解决。第一次被夏家的三儿抡起扁担把杠爷轰了出去;第二次夏老给他的恶作剧弄得杠爷非常狼狈。杠爷正思量怎么化解这段恩怨的时候,老天给了他一个机会:那天天下着暴雨,河水不断上涨,那座唯一通往村里的木桥已经被风吹得左右颤抖起来,没有一个人敢走过去,如果不过河,就意味着被洪水淹没的危险。在这关键时刻,杠爷的冷静果断让村民顺利过桥,躲过了一场灾难。这次事件,也得到了夏老的谅解。两星期后,洪水退了,雨过天晴,村民们陆续返回到各自庄稼地。夏家的三儿发现杠爷姐姐的坟被人给扒了,现场狼籍一片,一具骷髅也被散落在棺内,看到这惨不忍睹,杠爷便气得晕了过去。作者的此节小说,不管是场景描写还是人物性格描写,都非常到位。小说语言很丰富,很有个性。情节安排也有条不紊,故事性强,让人有一种一睹为快的感觉。谢谢作者赐稿,期待下文。推荐阅读!【编辑:一盏茶心】
1 楼 文友: 2012-01-07 20:0 : 9 半年后,杠爷为了化解他和夏老家的恩怨,两次亲自到夏老家登门道歉,都没有得到解决。第一次被夏家的三儿抡起扁担把杠爷轰了出去;第二次夏老给他的恶作剧弄得杠爷非常狼狈。杠爷正思量怎么化解这段恩怨的时候,老天给了他一个机会:那天天下着暴雨,河水不断上涨,那座唯一通往村里的木桥已经被风吹得左右颤抖起来,没有一个人敢走过去,如果不过河,就意味着被洪水淹没的危险。在这关键时刻,杠爷的冷静果断让村民顺利过桥,躲过了一场灾难。这次事件,也得到了夏老的谅解。两星期后,洪水退了,雨过天晴,村民们陆续返回到各自庄稼地。夏家的三儿发现杠爷姐姐的坟被人给扒了,现场狼籍一片,一具骷髅也被散落在棺内,看到这惨不忍睹,杠爷便气得晕了过去。作者的此节小说,不管是场景描写还是人物性格描写,都非常到位。小说语言很丰富,很有个性。情节安排也有条不紊,故事性强,让人有一种一睹为快的感觉。谢谢作者赐稿,期待下文
回复1 楼 文友: 2012-01-07 20:14:59 谢谢老师的点评,问好!新年快乐!经络不通怎么调理
静脉炎吃什么药好的快
韶关中医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