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绝对武者第放马过来营养

时间:2021-01-15 来源网站:合肥汽车网

绝对武者 第124放马过来(4)

古东平从神器虚空回到书房。

夕阳如血,彩霞如练。

不知不觉从早晨已经到了傍晚。

清风剑器灵果然是愚蠢,过分受到欲望拖累。欲望这种东西少量可是成为一个人前进的动力,是永不停歇的野心最好的助燃剂。

但过犹不及。

傀儡常林得偿所愿的得到了神器清风剑的认可。

当然真正的控制权不在于这个傀儡,而是古东平烙印在清风剑剑灵身上的一道黄泉印记,让掌握幽冥之力,拥有部分轮回威能的黄泉打下烙印,某种程度上比死还要难过。

有了这道烙印,清风剑再无一丝秘密可言。

相应的,清风剑作为剑道利器,本身就相当于一步无上剑道绝学,种种感悟,不过一会功夫就让古东平受益匪浅,当然最大的得益者,还是黄泉。

黄泉剑道来自独自摸索,因为起点高绝,在剑道上他倒是一骑绝尘,但基础剑道原理不说一塌糊涂,也差不多。

古东平不通剑道,东陆也少有大师。

控制了清风剑,古东平就和他共享了清风剑剑灵视角,作为任何一个剑道众人来说,这份机缘珍贵程度不亚于得到一神器。

与古东平一同出来的还有“常林”。

此常林不是彼常林。古东平随时可以进入常林的心神,也就是说古东平是常林的神。神而主之就是这个道理。

出了虚空,古东平沉思一会,自虚空中抽出了清风剑。神器是同级存在,神器虚空可以容纳器灵却无法容纳一把神器本体,所以古东平一直把他安放在虚空。

此刻拿出,他手一拂,一团青光即刻进入神器,古东平将清风剑一推,就挂在了常林腰间。

常林腰跨着清风剑,依然风度翩翩,潇洒不凡,灵魂深处的波动变化在神器的遮掩下,即使是极境也难以看出端疑。

“这才是神器黄泉的正确打开方式。”古东平感叹了一句。“怪不得当年一件神器就能搞得人皇狼狈不堪。”

再看向腰间的清风剑,古东平拱了拱手“殿下好好将养,十年后我自会还殿下的自由。”

清风剑器灵在之前的战斗中过多透支,又在古东平手里走了一遭,状态十分不好,想要完全恢复至少也要好几个月。

好在古东平对于自己许下的承诺不会做扇自己巴掌的事情。器灵闻言只是传出了一种情绪,似乎十分疲惫。

古东平也不在意,让常林去自己的修炼室,他一步跨出,横跨了虚空,来到异族的地盘。

七天过去了,森巴竟然还没有走。异族中心那道气息依然如山如渊,气机勾连天地,震撼心神。

古东平自虚空中降落,到了异族上空脸色自然说不上好看。

现在他不仅一扫几日前驱赶黑虎还有青牛的消耗,而且多了两个新傀儡,掌握神器的常林,还有圣子分身。

他身上,除去留在介仁山后山的溶血巨人,古今亿等人去世后,古东平便极其重视自己身边的防护。

即使溶血巨人和不在,清风剑也需要时间来恢复,他还有黑羊,小黄泉,圣子分身。加上他自己,以及邪刀屠夫,那就有五个左右战局的存在。

古东平脚踏虚空,俗话说仓中有粮心中不慌,手握底牌,群殴单挑他现在怡然不惧,自然而然身上就有一种成竹在胸的气势。

多日不见,森巴还是原来的那副模样。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之前隐藏在骨子的里的桀骜,反而多了对同阶人的重视,“殿下快意恩仇,英雄盖世,几次来此我都没有机会尽地主之谊,请殿下这次可以给我机会。”

实话实说,最让一个人爽快的不是谄媚之人的奉承。一个人开口叫你爸爸,转口就叫另一个人爷爷。他叫你爸爸,你敢答应么?

相反,那种平时不假颜色的人,给面子,那这个面子就珍贵了。

人亦如此。救赎之子森巴,人的影树的皮,之前的森巴可没有称呼过他“殿下”,都是“你”,自然他不上尊重。

但是古东平心中稍稍转晴,但三言两语岂能让他转移态度。

森巴见他无动于衷,身下巨鹰缓缓振翅,他再道“异族儿郎在这七天内已经转移了不少,只是想要完全撤离需要时间。难道此刻殿下前来难道只为征战?”

“袖手旁观坐视你父母被杀戮致死,我从不承认是我之错。你应该也知道三人皆是赴死,要是撤离他们并非不可以。而你突然戏剧化的和周慧敏宣告结婚收场我立场相对,我没有出手落井下石,已经是我之道不允许,也仁至义尽。”

森巴字字句句道“之前你再强也不过是帝国下一神器之主,前方还有十数与你同阶之人,又有帝国势力倾轧,我对你是极不屑。但现如今你一番做法,隐隐有脱离窠臼的痕迹,这才是我尊重你的原因。”

“到了你我境界束缚你我的不是力量,而是心态。要自由得自由,要苟且得苟且。如此而已。”

说完之后,森巴便不再言语。

良久,古东平收起一身战意,才点头“那便走吧!”

森巴自然不是肺腑之言,但至少有五成真。古东平此行前来是为了驱赶异族,现在也不例外。

只不过为了驱赶而驱赶,是他之前的风格,横冲直撞无所顾忌,往往落子无心,到后来满盘崩坏。

而现在,改变一个未尝不好。

一雅舍,书琴诗画陈列室内,无一不精,香炉冉冉,与茶香相冲,不矛盾,反而相得益彰。

初看,可能会以为这大家要有清醒的认识;三是要有新举措。无数事实证明房间只是摆设,但是看古琴陈列,琴弦耗损,再看书籍页脚与书签,大概就能看到这房间主人时时把玩。

是真爱。

“每临大事有静心。”森巴静静看着跪倒在地的一个青年人洗盏、冲茶,徐徐开口道“这句话还是你们人族一个大贤说过的话。他之后创办了极剑宫。幽冥涧也是在他手中,从三里溪水,变作杀伐利器。”

古东平也不说话,论底蕴他比不上森巴,这种活了千年,死而复活的老怪物,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他抬头就见到正对墙壁上赫然挂着这幅字。

等到青年告退,森巴才斟起杯盏“这幅字是我临死前写下的,写出来我就知道我会再活回来。”

株洲男科医院哪家好
布洛芬到解热 镇痛的效果
南昌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