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节能

那年我在人间十三岁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合肥汽车网

那年我在人间十三岁,父母自幼双亡的我,被代养的贫寒叔父送去寒山的道观里。

离别的那天,是一个有星无月的夜晚。叔父苍老的容颜满是苍桑,他颤抖着布满老茧的手捋顺我长长的黑发:“月儿,叔父对不起你,别怪叔父,叔父实在无能为力啦。”

我点点头努力笑的纯真,挥挥手送他离开后,不由得心生悲凉。

今天,是我的生辰,叔母给我做了细软的衣服,待我穿戴整齐后叔父带我上街。我看了花灯吃了桂花糕被叔父引上寒山,原来幸福就是这样来的快去的也快。我吞咽下手中最后一块冷掉的桂花糕,带着噎出来冰冷的泪敲响了道观的门。开门的是一个穿着月白衣服的少年,“你是谁?”

他坚毅清秀的眉目含着几分疲惫。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我的二师兄,出宸。

我被那里的主人老道长收养,成为清风派的第五个入门弟子。大师兄远岚,总爱带着坏坏但是很好看的笑。二师兄出宸,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他的一切都那么出尘,无论功夫还是容貌。另两个师姐,性格都那么淡漠。派里的师兄师姐们都是孤儿,大家相处的很好,就像亲的兄弟姐妹一样。

老道长有一个女儿叫兰儿,她真的像兰花那般幽静娴雅。

白天老道长带着师兄他们四处作法斩妖除魔,我每天傍晚时都会和兰儿一起坐在道观门口的柳树下等着二师兄回来。

每次二师兄回来,都会给我们带回来热腾腾的小笼包。等着等着,等他成了我的习惯。无论晴天,还是雨天。每次接过油纸包,目光触及二师兄白净的手指脸颊总会微微一热,这就是少女所谓的情窦初开吧。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十五岁那年那个夜晚,有着我刻骨铭心的美好记忆。准备安歇的我被一阵萧声吸引出了门,在寒山后山的山坡上,我看到了这一辈子见过的最美的东西。漫天的烟花在夜空中明灭,若不是破空的声音震击着耳膜,我会以为这虚幻的是一场梦。

在这烟花中,我看见二师兄吹着萧向我走来。我连烟花也顾不上看了,只贪恋的凝视那俊朗的眉目,听着那犹如天赖般绝美的萧声。一曲终了,他收了萧从怀中取出一簇珠花绕至我身后绾起我的长发。我感受着他的小心翼翼,满心欢喜不敢大声呼吸。“明月今年该十五岁了,过了及笄就不能披头散发了。”我听着那温软的声音,感觉到心脏跟随着那声音抑扬顿挫的语调跳动。“我们明月真漂亮。”

“谢谢二师兄。”

我幸福的好想流泪。“

你就是我的妹妹,说什么谢谢。”他笑的风清云淡。我的心却骤然紧缩,埋下丝丝苦涩,只是妹妹啊。

后来的日子里,每次他们回来我都会要过他们的武器,拿到河边清洗上面的血迹。那天我清洗完后寻了二师兄的剑出来,把自己用红线编织的平安麦穗挂在上面。绑好后我学着师兄师姐练剑的样子摆了几个姿势,“明月你在干什么?”

我听到熟悉的声音心里一惊,长剑脱手而出时划伤了手指,来寻我的是我在心底爱慕和敬仰的二师兄出宸。他有些惊慌的握住我的手,撕扯下衣摆一缕月蓝的布绑住我的伤口。我在欣喜之余,却发现沾了我的血那长剑闪烁着幽幽的蓝光。

“师兄你的剑?”

他的目光转到剑上时握着我的手抖了一下,随即松开我。我正把指尖努力凑向他的掌心,不料他却松开了。

“师兄怎么了?”

我略带委屈的问,心里满满的都是失落。

“没什么,明月你怎么想起来要练剑?”

似乎为了掩饰失态般,二师兄捡起地上的剑这样问我。

“师兄除魔斩妖天下第一,我好羡慕!我想和师兄师姐们一起斩妖除魔!”

我满是期望的说。“胡闹!这种事情不是儿戏。”

虽是斥责,但那音色也带温柔。长剑交到我手里,“我教你玩玩就好,不许再起这念头。”

他握着我的手一招一式的仔细比划着。身影交错间我似乎看见有一根红线从我的尾指绕出,一直延伸纠缠在他的尾指上。再后来到了中秋兰儿的生辰,师兄师姐们都送了小玩意,他也不例外。我假借身体不适的借口出了道观,在后山花林里小憩。我真心羡慕兰儿,那么多人都喜欢她。

不知道二师兄他对兰儿的心意如何?我心开始any where any time获取信息的移动录AC查看了靠近门口的几个AP接入用户数里暗自揣摩,他们二人都喜欢穿蓝色的衣裳。兰儿柳眉杏眼楚楚动人,是个极好看的女孩子呢。一时间,我心底百味陈杂。

“明月,你乱跑什么?”“嗯?”

我诧异回眸。二师兄站在花树下,清风掠过衣衫翩翩,他手中的荷叶似乎包着东西,他小心的拿着。空中暗香浮动,一瞬间恍若隔世。二师兄把荷叶包递给我在我身边坐下,我打开后看着里面的桂花糕,听到他温软的声音,“女孩子都喜欢吃这个,给兰儿买的时候我顺便给你带了一份。”

我拈起一块桂花糕如待珍宝般的放进嘴里,认真的感受舌尖传来那淡淡的涩苦,浓浓的甜香。二师兄用指尖揩去我唇边的粉末问怎么样,我笑着说好甜。二师兄也开心的笑了,好像比他尝到还要满足一样。

飞扬的发,深刻的轮廓,细长坚毅的剑眉斜飞,淡入鬓角。眼眸狭长深邃,唇角牵起的弧度温暖。我专注的凝视他,想要把他的模样深深刻在心里,永远不要忘记。再好的后来却有了悲哀,我从没想到过,我们的命运会有断点。多少日子过去了,我才过了二八,老道长已逝世。兰儿也长大了,整天姐姐姐姐的喊着我,围着我跟我一起学女红。二师兄说他们去伏魔山除妖,好几日没有回来。我和兰儿对着窗外的光线绣着芙蓉,忽闻一阵喧嚷声,几年以来寒山一直是安静的。我略感稀奇便出观去看,却见一群盗匪流寇正往山上来。我心下一惊,急忙拉着兰儿从后观门出去顺着林荫小路逃避。我心里焦急,万般无奈又想起了二师兄。“姐姐我带你去伏魔山,我知道路线。”兰儿话音刚落就拉着我向二师兄所在的地方赶去。我们担心流寇的追赶,一路上不敢停歇。

最后,走到一个小山崖,兰儿指崖下那片林子说:“从这里下去,穿过那片林子就到了。”

听她这么说,我也隐约的听到了人声。我们借助山崖崖壁的藤蔓岩石万分惊险的下了崖,钻过那片林子,真的看到了二师兄他们。我欣喜至极的看着朝思暮想的他,二师兄看到我们更为讶异,他眸中似含有怒火的责问我“不是说好了等我吗?干嘛带着兰儿乱跑。”我收敛了笑,心中想好的千种开口话语梗在喉中。兰儿在我身后解释着我们过来的原因,这才看见他眉目间的几分释然。

我心下委屈难过,却不曾想下一刻落入他温暖的怀抱,“明月,你们没事就好。”

我惊骇的感受那温暖的束缚,听着温润如玉熟悉的语气眼眶内缓缓湿润。未曾料到我们会来,二师兄他们又重新商讨,最后的决定是现在原地休整,之后一起进洞。二师兄生起一堆篝火,我在篝火边倚着树入睡,梦中满是他的身影。醒来时不见梦中人的身影,我惊惶的起身四处寻找。一处山岩后有说话声传来,我走到那边却因听到话中的内容止住脚步。似乎是大师兄的声音,“兰儿我喜欢你。”

“远岚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喜欢出宸。”

兰儿柔柔的声音似闷雷击在我的心里,明明是知道的答案,却还是让我心里暗暗的凉。失魂落魄的移开脚步,不知道无目的乱走了多久,一只有力的手拉住了我。“明月你乱跑什么啊,让我好找。”二师兄拉住我,把手中用泉水洗净的山果递给我。我接过后听到他说“伏魔洞的另一边有伏魔阵。”我抬头看他,二师兄眸中情绪复杂。

“嗯。”

我无意识的应和着,被他拉着回去。伏魔洞外,我们六个人手拉手连在一起向洞内走去。大师兄走在最前面,我和兰儿在队伍中间。我感受二师兄手心的温度,小心翼翼的用我的手指缠住他的手指。二师兄握紧了我,我们十指相扣。洞内极度黑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就这样缓缓的行进着,终于走到了前面散发着微弱的光源的地方。不远处就是出口,二师兄他们却更加谨慎。不知道谁发出了一声尖叫,队形顿时有点混乱。我感觉握住兰儿的手被什么东西扫过去,顿时指尖握住的东西冰冷滑腻。我低低一声惊呼,松开了兰儿抱住二师兄的腰。我的神经在那一刻嗅到二师兄身上的松香放松下来,却不知我犯了一个大错。“师兄我怕。”

我抱着他修长的腰身,心中莫名的安心。“明月,别怕,我保护你,我们出去。”

他拉着我的手,我们缓缓向洞口走去。我瞧见那光明,以为是我的救赎,却不曾想那便是我噩梦的开端。出洞口的片刻,二师兄迟疑了一阵,我疑惑的看着他,他似乎感受到我的目光下定什么决心拉着我向外走去。他在前面那样走着,我想追上去却被一阵无形的光线挡住。就在我失神的片刻我们交握的十指就那样生生分开,“师兄?”我被层层光线束缚,勒得我生疼。“明月,这出口的伏魔阵只困的住妖魔。“有风吹乱他额前的发,遮住了他的眼眸。”师兄,你说我是妖?“我从他的话中听出端倪,不敢置信的问他。”明月,这出口外的伏魔阵只困的住妖魔。“似乎为了说服我也说服他自己,二师兄只重复着这一句话。“师兄我是明月啊,我是你的师妹明月啊!”

我挣扎着想脱离那阵法却触动了什么似的,阵里的光线越来越多,捆着我的丝线闪现着金光隔着衣衫勒出我的血液。我有些难以呼吸,感觉金色丝线像勒住了我的心,那么尖锐的痛。

不知道是身体疼还是心在疼。“师兄你不相信我,你不相信我……师兄我不是妖……师兄我好疼…”我喃喃自语着,感觉有什么眼里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一直落在唇角,我抿了抿,竟有血液的腥味。

出宸师妹她……“大师兄从山洞里出来看到我的模样似乎吃了一惊。”道行似乎比千年的妖怪还厉害,师妹应该是中了妖印,快放师妹出来啊。

“我垂下头任发丝凌乱我的视线,耳边听不清是谁的话。”

师兄,你该知道的,伏魔阵只困得住真正的妖怪。“妖怪?我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带着冷冷的韵调。师兄说我是妖怪,怎么了呢,心好像裂开了缝隙,一呼一吸都让我痛到浑身抽搐。”

“我不知道!我不是妖怪!我不是……”

我嘶喊着透过嫣红的视线拼命看他,想看他无边风月的面容究竟是什么表情。哪怕有一点点心疼,我都觉得自己就算这样子被误会也值得。

我看不到,我看不到他!我只看见漫天的嫣红…“出宸……”

朦胧间我唤出了那个曾经无数个日夜在我心中辗转的名字,忽然间感觉到炙热滚烫的压迫感消失了,我无力滑向冰冷地面,途中却被接住,有人抱着我似乎在奔跑。我眨眨眼,待眼中猩红淡去已经被安置在山林间。”师兄…“我睁着无神的眼睛焦急的呼唤,我发现我再也看不清任何东西了。

比起这个,我更在意二师兄。手中似乎拽住了柔软的衣袍,我死死的拽住不肯松手。“放开!”

冷冷的呵斥在我头热似火 把一块泥顶上响起,我一惊心中又狠狠的痛起来,手指无力的松开紧握的东西。窸窸窣窣一阵响动,有什么东西塞入了我的手中。“等我回来。”

兰儿她们还未出洞,洞中有魔物。声音似有不忍,随着风声响动我知道他已经离开。手指摩挲手心的物事,我顺着那纹路感受,分明就是多年前我送他的平安结。“啊——”我发出歇斯底里的呐喊,“出宸——!为什么要还给我呢?二师兄你知道的,平安结的意思。为什么要还给我?”

我在失意间模糊了所有意识,脸上带着冰冷的泪陷入昏迷……我好像在做梦,梦中我是一朵桃花树的种子,落入尘泥,缓缓生根发芽,直长到一颗盈盈小树。年华豆蔻的我结着那嫩嫩娇艳的桃花,听风儿说我比柳树都要美丽。渐渐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过去了多少时光,我吸取日月精华天地浩然之气,在一个月夜幻化成人形。我本是少女形态,却听见夜风说:“再小一点,再小一点。山下有对夫妻经过,你可以变成婴孩般大小让他们带你去凡间。你等了几千年,总算可以去凡尘玩了。”我挥着嫩嫩的手臂变得娇小,再娇小。

如果成了人形你的法术就会被禁锢,快看,他们来了,你先哭,然后朝那个女人喊娘。夜风在我耳边低语着,我看着向山上走来的夫妇扯开喉咙大哭大喊,在他们走过来的时候我按照夜风说的冲女人甜甜的喊了一声娘。农妇急忙上来抱起我用布衣遮蔽了我幻化的人形,夫妻二人决定收养我,“估计这孩子父母被路上的山匪害了,咱们就把这孩子留下来养着吧。”

你看这小脸跟天上的嫦娥一样,多惹人疼,就叫她明月吧。“我记着他们的话,记住自己自幼父母双亡。

梦中的意识渐渐清明起来,我缓缓睁开眼站起身,这次,能看见东西了。我看见自己的身体慢慢变化着,眨眨眼再看,入眼全是灼灼的桃花流光溢彩,有一簇桃花枝上挂了我从民间传说学来的平安结。在那对夫妻家里,我总看见是我叔母的女人用各色的线编着这种结,然后拿出去卖。

缠叔母讲故事的时候她会告诉我,这种结是妻子送给上战场的丈夫,包含了爱与平安的意思。我听着好玩,也就跟着她学了过来。原来二师兄并没有误会我,我真的是妖怪,而且还是一只故意来凡间玩的桃花树妖。恍恍惚惚了几日,我又在月夜变回了人形,接着遇到了寻我而来的大师兄。他没有问我是否魔物,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带我回去。终于到了熟悉的道观门口时大师兄说:”那天在山洞里兰儿中了魔障,出宸为了解开那魔障击杀了魔物,自己也不剩多少时日了,经常昏迷。说不定哪天就……你若还当他是师兄,再看看他就走吧,去你该去的地方。

共 608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那年我在人间十三岁,父母自幼双亡的我,被代养的贫寒叔父送去寒山的道观里。”作者优美生动的语言,讲述了发生在道观里的传奇故事。明月和兰儿同时爱上了自己的二师兄。两位师兄都把明月当做自己的妹妹。后来,明月又在伏魔阵被误会妖怪,二师兄用法力让明月还成人形,而自己灰飞烟灭。很凄美的爱情故事。感谢您投稿旋转木马,期待您更多的佳作。【:诗人夏红雪】

1楼文友:201 - 15:10:55 作家诗媛的传奇小说《那年月明风清》,讲述 那年我在人间十三岁,父母自幼双亡的我,被代养的贫寒叔父送去寒山的道观里 的故事!明月和兰儿同时爱上了自己的二师兄!生动感人! 世界文化名人、著名史学家、文学教授、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世界文学艺术家协会荣誉主席吉春

麻醉药
空调加氟维修
脐贴可以缓解孩子肠绞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