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节能

巨龙倒计时续 四五 失忆的少女

时间:2020-03-13 来源网站:合肥汽车网

巨龙倒计时续 四五 失忆的少女

外表是土棕色的却有着岩石一般呈块状的皮肤,体型却像寻常的小狗,比起小狗头顶上却多了一只尖角,这样一种魔兽,它的名字叫石头怪。

石头怪被传送阵带到这里,带到一个通往地下的狭窄的楼梯间,一只又一只,一下子就挤满了整条路,站在阶梯上的人连路都走了,甚至说连转动一下胳膊都做不到。

石头怪的食物就是石头,它们吃下去的石头经过一些时间就会在头上长出一支角,角会在某个时候自然脱落,石头怪继续吃,头上的角就会继续的长。矮人一族在很早之前就驯养着这种魔兽,驯养它来提供锻造的材料,具体如何制造出上等的锻造材料这里就不说了。如今的石头怪可是非常听话的一种没有攻击性的魔兽,来到这里后,在迪伦的喝声下,它们一同扑过去,把挡在面前的石头吃下去。

石头怪们帮他们清理掉那些多余的石头,往下走的空间开始变多了,不过也有一部分的石头怪已经吃不下,坐在一边开始打盹。见状,迪伦和其他的骑士把那些打盹的石头怪抓过来,也开始命令大家往后退,因为有越来越多的石头怪通过一个仓促间画出来的小传送阵传送过来,继续站在这里很可能会被石头怪压没,石头怪之间也是一样。

“快退后!大家都退到入口!下面就交给这些石头怪吧!”

迪伦一边大声厉喊,一边组织着其他们有序的往上走。

“真是不容易,我们终于出来了。”

塞缪尔也在队伍里,出来后,见到外面的森林,正想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伸手的动作突然停在半空,表情转为惊异。

“这是什么啊啊啊!”

视线的远处,无境之森被毁了一半,顺着风的方向蔓延过来的是难闻的烧焦了的气味。

其他人,一副疲惫不堪的坐着或蹲着,身上的盔甲都扔在地上,衣着十分狼狈。

“迪伦,你们上来了,有话一会再说,先让我们休息一阵子。”

杜鲁没有站起来,跟他们一样的疲态,见到迪伦他们,只是随意的挥了挥手。

“太累了……”

“这里还真是惨不忍睹,那我就先说说下面的情况,你们都听一下吧。”

迪伦皱了皱眉,然后开始说明地下的情况。

喝水的喝水,吃东西的吃东西,过了不知道多久,留在地上的大家的状态终于有些好转,唐纳修拿出一瓶魔法药水准备补充一下魔力,刚才用了不少高阶魔法,几乎处于虚脱的状态,现在勉强有些起色。

同样,关于这点,大神官杜鲁也不例外。

“那只巨龙很厉害,现在好歹结束了,也就是现在你们看到的这副模样。”

“不过是一只巨龙,我们这里有两个屠龙骑士,有那么夸张吗?”

迪伦来到杜鲁身边,不以为然。

“那只怪物不是一般的厉害。”

“让尼尔跟你谈吧,尼尔!”杜鲁不想说太多,在人群里开始寻找尼尔。

唐纳修走了过来,摆了摆手,“别喊了,这件事很奇怪,大家都看见了,不是错觉。那小鬼有些担心,犹豫了一会还是作出决定,他过来跟我说要到前方那道光消失的地方好好探索,顺便看看从天上掉下来的究竟是什么玩意。”

“等等,唐纳修!你在说什么?”

“从来没有这么累过,连续不停使用防御魔法,我的精神状态差点崩溃了。”唐纳修吁了一口所了,把刚才大家的所见的一幕说了一遍。

塞缪尔等人离他们不远,听到唐纳修说的话,都有些狐疑。

“露丝玛,你觉得我们等会要做什么?”

“听指挥吧,我们也坐下来休息一下。”

“感觉莫名其妙啊。”

“不是莫名其妙而是无聊的喵!本公主很无聊喵,还以为会遇到阴影法师的喵,没想到这么不顺利的喵,而且还有奇怪的一幕?就像跟我们开玩笑一样的喵!”

“不知道石头怪吃光那些石头要用多久时间的喵?”

“大家今天都累坏了……”

露丝玛有种隐忧。

“半小时了,我下去看看。”

迪伦站起来,对他们两个说,“你们接着休息吧。”

迪伦回到地下,十多分钟后,重新回到地面。

“丹尼斯他已经没办法找到更多的石头怪了,刚刚我花了不少时间才跑到最前面。说实话我不想再下去了。我想说的是,以石头怪的速度,完全清理掉那些石头恐怕要几天的时间。”

迪伦凝紧了眉毛,看起来有点措手无策。

“今天大家都累坏了,石头怪为我们清路还要不少时间。不如这样,今天我们什么都不做,明天早上起来再看看是什么情况,大家现在真的很累了。”

杜鲁只能想到这个办法,急也急不来。

迪伦耸了耸肩,一句话都没说,离开他们,走向塞缪尔等人。

“你们现在很闲吧,有件事要拜托你们……”

“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尼尔一边走一边嘀咕,“为什么那只巨龙会突然消失,那道光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了!”

“我也想不明白,阿米你知道什么吗?”

他们几人在森林里穿梭,森林里的树木倒了一大半,不少还有烧焦的黑色痕迹,隐约伴随着烧焦的气味,闻起来不太舒服。

“阿米也不明白啊,去看看就知道啦,有阿米在,没问题的!到现在为止,阿米没有感觉任何奇怪的气息啊,没关系的!别担心!”

“我们只是觉得奇怪,担心的话倒不至于。”夏丽左手捧住脸颊,歪了歪头,看向另一边,“兰斯,刚刚你在上空有没有觉得奇怪的地方?或者,雷之剑你知道什么吗?”

“当时我吓了一大跳,注意力都放到下面,只看到一片火焰,令我不禁担心大家有没有事,然后就急忙下来了。唯一奇怪的地方……到后面它突然喷火,给我感觉就是它变的疯狂了?这应该是我的错觉。”

“想那么多干嘛,快点走,夏丽,注意脚边啊,别摔倒啊!”

“我才不会呢,尼尔你要小心才是。”

一路往前走,越过草丛和苔藓,在倒下的树与树之间,他们瞥见了一抹紫色。

“那是?”

“嘘!小声点,夏丽你先在这里等着,我过去看看。”

“我也过去。”

“阿米的主人呀,阿米都说过了不用那么小心翼翼了,这附近一带没有奇怪的气息喔,安心吧!你们太紧张了!”

“我觉得不太踏实,阿米你留下来保护好夏丽。”

“唔,虽然我觉得自己不需要被保护,但是,尼尔,兰斯,你们要小心点。”

“呜呜,夏丽~!阿米开始觉得尼尔不相信阿米说的话呢,明明不用担心的呀!”

“阿米,我觉得尼尔没有这种想法。”

迈开脚步,尽量轻声地,尼尔努力往前看。很快,映入眼帘的那个玩意,竟出乎人预料。

“夏丽阿米你们快过来!”

尼尔呼叫她们的名字,兰斯过去打量这个躺在地上的人,端详了一下,对尼尔说,“她没有外伤,这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一阵急促的脚步,夏丽和阿米都过来了,阿米绕着躺在地上昏睡的少女转来转去,治愈的白光撒在她身上。几分钟后,那个奇怪的紫发少女总算睁开眼睛。

“……!”

看到兰斯等人,她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们刚刚救了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跟阴影连盟有什么关系?”

“尼尔,她才刚醒过来,你的问题太多了。我这里有一瓶水,你或许会很口渴,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这瓶水没有问题,很干净。如果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先喝一口。”夏丽察觉她对他们保持着戒备,换个角度来想,她防备他们也是正常的。

“我喝了,这瓶水没有下毒,相信我们吧。我们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你叫什么名字?”

“……”

“夏丽,你没有必要对她这么客气,救她的是我们啊,还这种态度!”

“尼尔,少说两句吧,失礼了,是我们失礼了,我们应该先抱上自己的名字才对。我的名字是夏丽,夏丽?艾杰特,刚刚和你说的话是尼尔?范?蒂莫西,还有这位是兰斯?杰佩瑞。现在,我们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约儿。”

约儿站了起来,仍然对他们保持戒备,“就叫约儿,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想不起来,满意了?我可以走了?”

“诶!!?这是……你这是失忆?”

“……”

“哎呀,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回事呢,阿米觉得有点扫兴啊!回去吧,在这里待着没有意思,不要管这个冷冰冰的家伙啦,我们快回去吧!”

阿米催促着他们快点回去,夏丽坚决摇头,“怎么可能,阿米,这不太像你作风,再说,我们怎么能丢下她不管。”

“今天阿米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啊,阿米觉得太挫败啦,阿米想回去了!”

“……”

兰斯看着她,“你能走吧,我们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过我们这边有相当厉害的魔法师,对你来说会有所帮助吧。”

“……那你能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尼尔在一边打量她打量了半晌,小声嘀咕,“我觉得这家伙应该不是阴影连盟的人吧……”

“我没见过阴影法师,不太了解,你不必这么紧张,放松一点。”

“约儿,你不用理会他们,我们一起走吧!”

夏丽走前几步,牵起约儿的手,带着她离开,把尼尔兰斯还有阿米丢在后面,跟约儿说了很多的话,还告诉约儿尼尔跟兰斯的身份。

“其实我挺惊讶的,一般人见到神剑都会吃惊,你看阿米的反应一点惊讶都没有,你真的什么都忘记了,把四方神殿和神剑的事情也忘掉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什么都想不起来?”

“别再问这种问题了。”

“抱歉,我不会再问了,让你不舒服了,对不起。”

“……”

踩在荒凉的地面上,穿过有时会密密麻麻的草堆等野草,走了一段路后,映入视线的是披着盔甲的骑士。夏丽带着一个陌生人回来了,后面跟着尼尔和兰斯,骑士们见到他们四人都让出一条路,不一会儿,夏丽把约儿带到迪伦等人面前。

“夏丽?她是谁啊,出去一趟还捡了一个人回来?”

夏丽介绍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约儿移开目光,扫向四周,像是在感叹来这里的人不少啊。

“可疑的时间,可疑的地点,可疑的人物。”

唐纳修盯着约儿,迪伦点点头,“讲实话,我也这么觉得,这家伙不是装的吧?”

随后跟着过来的尼尔吐了吐舌头,“大叔们的多疑啊。”

“我听见了,尼尔!”

迪伦递给尼尔一个眼刀。

“唐纳修,迪伦,你们都觉得她对我们还能够说谎吗?”杜鲁想了想,“对于失忆的事情也没有好办法,不如这样吧,我给你施一个魔法,在你睡着之后就会做一些梦,梦里的内容可能跟你忘记的事情有关,希望你能凭梦境就能想起你忘记的东西。”

“你们捡到的人蛮奇怪,一般人都没有这种发色和这种瞳色啊。”迪伦说,“该不会是从阴影连盟那里逃出来的吧,在逃跑的过程中遇到意外撞到脑袋就失去记忆了?”

“的确有这种可能,这样说的话是不是前方也有别的通往地下的路啊?”

“你们的想象力是不是太丰富了?”杜鲁摇了摇头,“阴影连盟的人有必要做第二个入口,在这种从来没有人光顾的地方?多此一举啊。”

“听你这么说也有点道理。”

杜鲁弯下身,对约儿说,“你不需要害怕,我们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后面这两个家伙说的话你可以无视。找个舒适的地方,那边的树下怎么样,我给你吟唱一个梦境魔法,看你能不能想到什么。”

约儿又看了一眼四周,点了点头。

夜晚,骑士们准备了不少的临时帐篷,一个帐篷可以睡五个人,每五个帐篷围成一圈,中间就有一个篝火。有的骑士坐在篝火面前烤着食物,有的骑士靠在树上和同伴聊天,有的骑士走来走去忙着设置防护的魔法结界,更有的骑士拉着其他骑士围坐一起进行赌博。

“没想到来这里的第一天毫无收获,唐纳修,给你新鲜的热汤。”

杜鲁捧着一个碗走向唐纳修。

“谢谢,你的份呢?”

“过来前我已经喝了。”

“……那个新来的家伙你怎么看?”

“至少不是一个弱者,我是指她的眼神。”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巨龙会突然消失。”

“每一个人都不明白。”

“为什么她就那么巧合的出现在那个方向。”

“不会吧,你怀疑……?不!这绝对不可能!!”

杜鲁不停摇头,“太疯狂了,你的这种想法!”

“不提这件事了,迪伦这家伙,这么多年还是没变啊。”

唐纳修看向不远,坐着和其他人玩牌的迪伦。

“他一直追着他那个虚无飘渺的梦中情人,只能用这种方式,就算把盔甲都赌输出去,丹尼斯他不止一次跟人抱怨过迪伦的这个作风了。”

“他只是在自己骗自己,那个所谓的梦中情人?只是他的幻想而已。”

“也许他自己也明白……”

大神官和祭师长坐在篝火前说着悄悄话,远处,尼尔和兰斯拿着普通的剑开始对打,夏丽和维维安还有姬玛一起准备烤鱼和其它食物,露丝玛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联系上洛洛格。剩下地,那个被尼尔他们带回来的人就待在帐篷里,帐篷门口有两个骑士守着,以及,有一个人来到帐篷前面,向骑士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你觉得怎样,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塞缪尔来到帐篷,还没坐下就被对方瞪了一眼。

“我不想再回答同样的问题。”

“我不问。”塞缪尔坐在约儿的对面,“你也能看的出来,他们仍然对你保持戒备吧。”

“……”

“现在你是无法一个人走出这片森林,他们不是坏人,等我们在这里的任务完成后,能够离开的那个时候,你可以……”

剩下的话,塞缪尔还没说完,帐篷的帘布就被打开了,“喵!塞缑尔!你在这里啊!做什么喵?维维安找了你很久了喵,快点出去喵!维维安就在外面喵,食物都做好了还不知道,真是笨蛋的喵!”

关键的时刻,姬玛闯入进来,打断塞缪尔的话。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塞缪尔火大的看了姬玛一眼,又回头朝约儿看了一眼,又被姬玛催促了一遍,只好离开。

姬玛对这个人族很感兴趣,没有马上离开。

“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喵,没想到连塞缪尔这么小气的家伙也会对你感到好奇的喵!姬玛不是外面那些愚笨的人族喵!姬玛感觉到的喵,你外表虽然是人族的姿态,其实你不是人族的喵?伪装成人族的样子,你到底想做什么喵!”

帐篷的背后,因为是没有月光的夜晚,就算有什么藏在那里,也不会留下被人轻易发现的影子。那个位置上,即使是听力再敏锐的猫族人,也不能察觉一个东西。

一把神剑停驻了一小会,然后绕过树木,悄无声息的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

哪些疾病会导致口歪眼斜
常州治疗白癜风费用
全身骨关节炎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