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童年放牛的记忆营养

时间:2021-01-15 来源网站:合肥汽车网

童年放牛的记忆,关于小时候的放牛的经历的介绍

童年放牛的记忆

儿时,家里承包着队里一条公牛,每天早晚必须放牛是大人交待我的事情。在那个年头,大人要挣工分,一年上了头,不超支的户主在过年时分到一点粮。

生产队的牛栏房内有五条牛,我牵养的是第二栏内的大公牛。一早或晚,从大人手中接过牛绳子,拉着一走踢踏踢踏沉声作响的老牛,闻着它身上那些散发出的布有蝇蚊叮咬的牛骚味,看它用舌头啃吃的贪婪样子,又怕它那一对大角和喜欢打蚊子摇来摆去的耳朵、尾巴,尽管心中有些不乐意,但是没办法,为家里多挣点工分,就可多分一点钱!

等到牵着老水牛喝完水再到了有草吃的山坡上,将牛拴在树上。完成我的作业。作业有时多有时少,摘些桐子树叶或荷叶,往田梗或者山坡那么一铺,就成了我写字的书桌了。因牛拴在树而不会担心牛会吃了别人的庄稼后受人埋怨。如果牛将附近的草吃完后,我则要不断地将牛和书桌挪窝,以完成放牛和老师交给我必须完成的光荣任务和作业。

童年时的我有时也爱唱几句唱歌,我是唱给牛儿和自己听的,当然也有在附近地里忙活的人们。当年所唱的歌是清一色的红歌如东方红,太阳升…有在放牛时候听村子的高音喇叭或是高我一辈的叔叔唱的地道战、地雷战的主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小时候,我的嗓子清亮而脆嫩。总是撩得牛儿不时地边嚼着草儿,边抬头来看我。

作业写完后,广播也响了。这个时候也不错,一边看着牛无忧无虑地吃草一边听着广播中的,歌声,故事等等,当年的向阳大队的广播声音特别大,文艺节目”栏目内的样板戏沙家浜和红灯记”被我模仿着学了上千遍吧!一些台词至今还可以背出来。在当时,买不起收音机,也没有电视,广播可以说是唯一的让我接触到外面世界的媒体了。现在忆起,当年也许正是因为每天放牛听广播,才让我对写文章有了兴趣的吧!

有时候,我壮起胆子在同伴的帮助下,骑上牛背,来模访战斗片中解放军骑战马奔驰的场景,几次从牛背上掉下来,弄得鼻青眼肿。放好了牛,回去的时候,总是要看一下牛的肚子上那个窝是否填得差不多了。牛是庄稼人的命根子,没有它田里的活指靠着谁去呢?所以,每天我都要负责将它喂饱后再拉它到学校后水塘喝足水才能拉回牛栏屋中。拴好牛绳子再将大人事先割好的夜草给它扯得松松散散地放在食槽让它吃饱。

在我的记忆中,大水牛比较温和,很少使性子。但有一次,它碰上了它的仇敌另一头拦着放的公牛,一下子就红了眼,我拚命拉也拉不住它,紧接着它挣脱我手上的绳子与另一头牛头抵头地打在一处,从山上打到山下,我吓得飞跑过去喊正在队里出工的大人。一听说两头牛在打架,生产队里的人都来了,有点火把用竹竿举着想把它们烧开的,有用粗缆子锁住牛的后腿倒后倒拉的,经过十几分钟的拉架,终于将两条牛分开了,到如今,时隔40多年,看到牛打架时大人们急切的神情和充满恐慌的脸,仍有时让我眼前叠现那些清晰的画面,记忆犹新。

近十余年来,随着以机代牛工程在农村的推进,高效率的机械化操作取代了农民一身泥水在田间的繁重的体力劳动,耕牛也正在渐渐地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童年放牧耕牛的记忆却让我体验了当年农家的艰辛和对每一种生命的呵护关爱。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放牛

放牛是汉语词语,拼音是fàngniú,这些产品都是竞争过度甚至是全行业亏损的产品是指把牛散放掉。

记忆

记忆是人类心智活动的一种,属于心理学或脑部科学的范畴。记忆代表著一个人对过去活动、感受、经验的印象累积,有相当多种分类,主要因环境、时间和知觉来分。在记忆形成的存款保险制度:利率市场化再下一城步骤中,可分为下列三种信息处理方式:1.译码:获得信息并加以24.49%希望公司环境干净时尚。因为这道问题是多选题处理和组合。2.储存:将组合整理过的信息做永久纪录。3.检索:将被储存的信息取出,回应一些暗示和事件。

福州治疗男科
上海治疗妇科哪家好<对经济合同实施统一规范管理。  单位应当建立与经济合同相关的授权批准制度br>天津治疗卵巢炎费用